您的位置: 津南信息网 > 游戏

大荒蛮神 第一章 赤枫堡

发布时间:2019-09-24 19:02:17

大荒蛮神 第一章 赤枫堡

(新的一卷开局了,后期的故事情节展开,还需要认真的构思跟反复权衡,所以这段时间的更新会有些慢,请兄弟们见谅……)

乌腾大荒漠横亘在涂山与元武、商原诸郡之间,南北狭长而东西短窄,差不多占了元武、商原诸郡的大半疆域,云中郡位于乌腾大荒漠的东北角上。

大风呼啸,夕阳下沙海仿佛金色波涛一般,在眼前徐徐展开,涂山之巅那浮如紫霞的天焰就像是沙海遥不可及的彼岸。

看着茫茫沙海中有如浮云静歇的石岭,陈寻也不仅心生感慨,他原以为出涂山后,就是熹武帝朝花团锦簇的西疆沃土,哪里想到竟是比沧澜还要荒凉的寸草不生?

“瞎瞅什么瞅,爷让你们这些龟孙子吃饱饭,不是叫你们来看风景!”

一声狠狠的断喝斥来,坐在马背上监管苦奴的管事,朝陈寻这边挥动手里的马鞭,凭空“啪”的一声劈响

大荒蛮神  第一章 赤枫堡

,牵动一丝灵力直往陈寻胸口刺来。

陈寻心脏处就像被把刀绞过一般,,痛得跟煮熟虾似的蜷身跪倒在,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抬头朝喝斥他的那人露出哀求的眼色。

“都他妈是一群懒货,不给点颜色看看,都不知道爷的姓字是怎么写的!”卫家管事赵添贵骂骂咧咧道,见眼前半跪在地的苦奴,眼神温顺得跟绵羊一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虽说将千剑宗的人击退,但赤枫堡也在剧烈的交战中打塌了一角。

若不能赶在千剑宗的援兵赶来之前,将赤枫堡修好,凭着残缺的阵势,很难抵挡住千剑宗下一波强攻。

两膀子有三五千斤气力的苦奴在赤枫堡也不多见,还得指望这些苦奴将开采出来的铁心石运到百里外的赤枫堡去,赵添贵挥动手里的鞭子,给眼前这眼神乖顺的苦奴背上又添了两道新鲜血痕,倒没有再动用役心符的法力去折磨他。

陈寻拉了拉深深勒入肩膀的绳索,回头看到一眼身后巨如窝棚的铁心石,与其他苦奴一起,拖着身后的巨石一步一挪的往前艰难行进。

差不多四天之后,八百多苦奴才将二十多块巨石拖到赤枫堡,而相比较出发之,将近百名苦奴倒毙半道或采石场上。

陈寻领了两个麦饼,没有跟其他苦奴挤到一起去,而是到溪边找了块溪石坐下,将麦饼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扔嘴里嚼着,渴了就喝一口溪水。

石溪西岸枫树林后的赤枫堡,比乌蟒石寨还要小,但都是用坚如金铁的铁心石筑成,在夕阳闪烁着乌沉的光泽,只是石堡东边在半个月前的交战中,被千剑宗一名弟子攻塌一角,就是豁掉一颗牙。

陈寻心想他们这次从百里外开采来的这些巨石,应该足够修好赤枫堡被打塌的一角,要不然再叫那监管修士折腾一番,他很难再继续隐藏下去……

石堡易修,残缺的阵势却难补全。

强大法术面前,哪怕是三五丈厚、坚如金铁的铁心石,也会在顷刻之间化为齑粉,唯有强大完备的阵势,接引地脉灵气,才是抵御强敌的最大依仗。

陈寻坐在溪边,将麦饼一粒不剩的都咽入腹中,才往石溪对面的赤枫堡走去。

赤枫堡这边自有守堡修士将巨石切割好,再施展法术吊到缺口上,不用苦奴再将数万斤重的巨石艰辛的抬到离地十多米的高处。

这不是守堡修士体恤苦奴,实是防备苦奴看到他们修补石堡阵势的情形。

八百多苦奴,虽然大多数都是凡人,但也有不少真阳境散修被禁锢在赤枫堡充当苦役。

陈寻与苏棠、千兰在沧澜南城竹林分别后,就从秘道潜到一家往来云洲的货栈,藏在一堆腥臭不堪的皮货之中,随货栈商队历经艰险,才穿过涂山,进入云洲元武郡境内。

相比较已经抛出去的夔龙天图,陈寻知道他才是转移他人注意力的最大诱惑。

他一方面要留下些蛛丝马迹,叫有心人能追查到,确信他确是携宝远遁;一方面他又要赶在被人追查到行踪之前逃离是非之地,避免真正落入有心人的手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一年多来,他在元武、商原、云中等郡脚步不停的变更落脚之地,变换身份。

差不多确认苏氏、玄寒宗、夷山宗以及可能藏在暗处的青阳子,已经将注意力从玉柱峰完全转开之后,陈寻才开始想办法真正的藏踪匿迹,找个地方修炼。

一年前,遇见沙盗劫掠村落,陈寻混入村民之中,故意被沙盗俘获,而后又在乌腾大荒漠的深处“落草为寇”。

然而落草为寇的生涯才刚刚过去半年,陈寻凭借他勇武过人的“真阳境六重”修为刚当上沙盗的小头目,栖云山真传弟子卫澈就率众杀入荒漠深处。

卫澈将沙盗诸多大头目诛杀一尽,却没能识破陈寻的伪装,将陈寻及其他百余沙盗捋掠、押解到赤枫堡充当苦奴。

赤枫堡位于沙海荒漠东北角的一处绿洲之中,绿洲有地泉涌出,滋养周遭两三里方圆的土地,不被沙海荒漠侵蚀。

绿洲离云中郡城距离近两千里,离栖云山的宗门所在更是远达三千里,然而作为云中郡城最为重要的鳞纹铁产地,栖云山在此修筑了赤枫堡,每年将数以千万斤的鳞纹铁矿石运往云中郡城冶炼。

陈寻这种有修为的苦奴,栖云山并不会直接废掉他们的修为,而会施下一种叫役心符的术法加以控制。

无论是下坑挖矿还是采石修堡,陈寻这种两膀子有三五千斤气力,但又不会对守堡修士造成威胁的散修苦奴,可要比那些瘦骨嶙峋的凡人苦奴好使唤多了。

而被施下役心术的苦奴,稍有反抗,只有极少数会死得极惨,更多的则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无论是苏家的搜魂术,还是老夔传授的锁魂印炼制秘法,都与役心术有共通之处。陈寻虽然随时可以将栖云山弟下在他身上施下的役心符炼化掉,悄然离去,但实在又没有一处能比赤枫堡更好的藏身之地。

赤枫谷位于沙海荒漠之中,除了每月会跑一趟将矿石拉走的车队之外,没有外人会走进这里。

而在栖云山弟子及守堡修士眼里,他只是被沙盗捋掠后被迫入伙、又被栖云山弟子抓回充当苦奴的倒霉蛋而已。

而栖云山派驻赤枫堡的六名修士,修为最高才还胎境中期,陈寻既然担心行藏会被识破,而同时相信他想走,赤枫堡还没有人能拦住他。

而陈寻不急着从赤枫堡脱身的另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五年前,赤枫堡附近发生过一次地震。

那次地震之后,附近的石岭都断裂震塌,当时栖云山宗门上下都担心赤枫堡的那眼地泉会枯涸掉――要没有水源,绿洲萎缩消失,就无法再役使凡人苦奴下矿采石了。

事实上,栖云山宗门的担忧是多余的,地雾之后,赤枫堡的地泉非但没有干涸,还有灵气随泉水从地底深处涌入,普普通的地泉变成极稀罕的灵泉。

天地之间散溢的灵气,终究还是稀薄,然而世间绝大多数的灵脉、灵穴都叫宗门控制。

陈寻不走,夜里甚至可以悄悄利用从灵泉散溢出来的灵气修炼、洗炼灵脉;同时也暗里将栖云山弟子在他体内施下的役心符研究通彻,与锁魂印炼制之法相互印证,叫他对玄衍诀以及机关傀儡的炼制到有了更深的了解。

这样的好日子刚过半年,就被千剑宗弟子对赤枫堡的突袭打破掉。

千剑宗弟子之所以会突袭赤枫堡,也是因为灵泉的事情传了出去。

地震之后,地泉没有因为地下岩层的断裂而干涸,反而变成一眼极稀罕的灵泉,意味着赤枫堡的地下岩层很可能藏有一处灵脉,至少也有一座巨型灵穴。

赤枫堡本来就位于云中、固山两郡疆界的模糊区域,以往栖云山将此处盛产鳞纹铁的矿脉占去,千剑宗就满肚子意见,两宗门下弟子为此争斗死伤近百人。

而赤枫堡地下有可能藏有灵脉的消息,千剑宗自然更不肯罢休,两宗更是剑拔弩张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

最终还是千剑宗抢先动手,半个月前突然出动,袭击栖云山在云中郡境内的多处产业,袭击赤枫堡的人马更是有两名还胎境后期强者率队。

在发现灵泉后,栖云山就在赤枫堡借灵泉悄然布下防御阵势。

守堡修士借助防御阵势严防死守数日,最终还是千剑宗的一名还胎境后期弟子,祭出一枚古铜镜样状的法器,才轰开赤枫堡的一角。

好在那名千剑宗弟子受阵势反噬受了重众,叫千剑宗不得不暂时退走,赤枫堡才赢得喘息、求缓的机会。

陈寻猜测栖云山弟子应该以最快的速度将敌情报知山门,但不知道是不是栖云山的强者,被千剑宗或其他势力牵制住,总之半个月时间过去,陈寻都没见栖云山派一名援兵过来。

他心里都替这些守堡修士担心,下回千剑宗弟子再攻过来,赤枫堡怎能不破?

白城牛皮癣医院
佳木斯治疗白癜风医院
十堰治疗龟头炎医院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收费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段敏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