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津南信息网 > 娱乐

一位修士教导普其奥如何得到灵魂解脱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1:04
按照我所听说的,就在圣潘克拉其奥那里曾经生活着一位杰出的人士,而且这个男子也非常富有,他的名字叫普其奥.迪.里尼尔里,就是他在自己晚年的时光里全心虔诚地投身于宗教信念之中,成为了“圣弗兰西斯第三神职”的一位俗家成员,正是出于这个缘故人们就改称他为弗拉.普其奥了。由于遵循着如此虔诚的生活方式,他就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教堂里,因为他除了一位妻子和一个女仆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家庭成员了,而且他也没有任何职业必须要全力照顾。作为一个粗枝大叶的荒疏之人,他顾自做着他的祈祷,前去参加弥撒圣祭听神父讲道,而且一次不落地前去观望各个教外团体举行的圣歌诵唱会,他自己还坚持守斋以进行苦修;实际上,已经有传言说他是属于执鞭抽打自己的苦修会了。
他的妻子,名字叫做蒙娜.伊萨贝塔,这是一个正值华年的女子,大概介于二十八岁到三十岁的年纪,既清新靓丽又漂亮可人,丰满得就像是一只红苹果。由于她的丈夫的这份虔诚,更不要提他年迈的岁数了,她也就不得不违心地经常跟他一同长时间守斋,而且有的时候当她想要睡觉或者跟自己的丈夫玩乐一下子之时,他就会告诉她所有有关作为一个基督徒生活方面的事情以及“纳斯塔吉奥兄弟”的说教,还有“从良的玛丽著名的诉苦”,或者同样一类的具有训教意义的一些事情。
恰在这段时间前后有一位修士从巴黎返回家乡来了。他的名字叫邓恩.菲里斯,这是圣潘克拉其奥修道院的一位修道士。他不但年轻而且相貌英俊,很有知识分子的风范而且具有学者的头脑,这样弗拉.普其奥就跟他结成了很深的友情关系。邓恩.菲里斯经常可以帮助普其奥解决一些突然在他的心中冒出来的疑惑问题,而且可以深切体察他那虔诚的心思里面的每一个动向,这样他就在表面上假装为了他的一切也是无比虔诚的样子,因此弗拉.普其奥有时就开始把他带回家去一起吃饭,无论是在午饭或者是晚饭的时候,经常是看情形而定;而这位女士,同样也是因为她的丈夫的缘故,就慢慢地跟他熟悉了起来,也是非常愿意在家里接待他。
这个时候,这位修士,由于经常持续地光顾弗拉.普其奥的家中,而且看到这位老家伙竟然有这么靓丽而丰满的一位妻子,就在心里猜测明白了八九分她的生活之中可能有的主要缺憾了,这样他就开始在内心里盘算着一个计划,要是情况允许他这么做的话,如何才能化这种缺憾为自己的优势,由此也可以填补老弗拉.普其奥在这方面必定的无能。因而,时不时地拿眼睛瞟她那么一两下子,他最终还是成功地煽动了她的春心 ,就像他所怀有的同样的那份欲望一样,当他已经明白看出来她的兴致所在的时候,他就抓住第一次机会向她表明了自己的满腹心迹。可尽管他发现她对这件事情也是尽力迎合,他却找不到最终促成此事的任何方式,因为她无论如何也不肯独自跟他到别的地方去,什么地方都不行除了在她自己的家中,而在这里却根本不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由于弗拉.普其奥从来都不会出离这座城镇到外面别地去。
对此这位修士感到极度的沮丧;但是,经由周密的思虑之后,他突然间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促成他跟这位女士在一起,而且就在她自己的家中,无疑这是可行的,即便说弗拉.普其奥或许会赶上正在家中。就这样,当这位男子又一次被请来家中做客之际,他就对这位家主说出了下面一些话:“我已经经常可以看出来,弗拉.普其奥,你的全副心思都被用在了如何成为一个圣人方面了,可是我觉得你要达到这个目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然而这里还有另外一条路径,这条道路非常之短,教宗以及别的一些高级教士,他们知道并且实践着这条路,却并不想要大多数的人们知道,因为要是让神职人员们都知道了的话,既然他们主要都是靠大家的接济过活,这样他们立即就会沦落下去,因之教外人士们也就再也不会接济他们任何的物事或者别的东西了。但是由于你是我的朋友,而且你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照顾我,由此我将要教给你这条短一些的路,只要是我敢肯定你会诚心地加以实践,不要把它透露给任何别的人就可以了。”
弗拉.普其奥,急着想要知道这个秘密,马上就开始急切地恳求他教给自己这条很短的路径,同时也发下了誓言说——除非有他的首肯——自己决不会把它告诉给任何人,并且保证说自己一定会专心实践的,只要这是一条自己可以成功实践的路径。这个时候只听这位教士说道,“由于你已经对我保证了这一切,那么我就要对你揭示这个秘密了。你应该知道教堂之中的那些学者们都相信,任何一个人想要得到庇佑的话都理应进行我将要告诉你的这种苦修。但是在这里你不要误会我:我并不是说只要你苦修了,你就不再是一个罪者了,就像你现在这样。而将要发生的情形是这样的:苦修之前你所犯的那些罪错会因之而得到赦免和原宥,而你此后所犯的罪错也不会被记录下来作为天罚的理由,而是会随着圣水被一洗而光,正如可宽恕的罪过一样。那么说,首先第一项,当一个人将要开始进行这项苦修时,他必须要极其勤勉地先是忏悔自己的罪错,之后必须要守斋并严格禁绝一切欲望,在长达四十天的时间之中,在这段时间里你必须要禁绝去碰任何女人,其中甚至包括你自己的妻子。再者,你必须在自己的家中有那么一个地方,在那里你在夜间的时候可以看到头上的天空,而且你必须要在晚祷的时候到那里去,在那里竖立起来一块又宽又厚的木板,其情形是这样的,你站直了身子,可以把你的腰部靠在木板上,而两只脚紧紧地站在地面上,然后把两只手像十字架一样伸展开。当然了你在这么做的时候可以把手放在栓钉或者什么东西上休息一下,随便你采取什么样的方式都行。而以这种状态你必须一直仰望着天空,决不可以挪动一寸,直到早晨来临。要是你是一位有教养的人,你还可以一直重复我会教给你的一些祈祷词;可要是你达不到这个程度的话,你只要说上三百遍‘我们的天父’以及同样数目的‘万福玛丽亚’就可以了,这是为了颂扬三位一体的圣父、圣子、圣神起见,而且这个期间你必须要仰望天国,内心里一直默念着上帝是一切天堂以及人间的创造者,默记着耶稣基督对我们的深情厚爱,保持同样的这种姿势,就像他在十字架上一样。当晨祷早课的钟声鸣响之际,这时要是你愿意的话,你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床上倒头睡觉去了,不必麻烦脱去身上的衣服。等到早晨又过了一会儿,你就可以到教堂里去参加至少三台弥撒,再重复上五十次‘我们的天父’以及同样次数的‘万福玛丽亚’;之后你必须以平常的心态去做所有你的工作,要是你有各种这样的工作需要你去做的话,然后吃过正餐以后,你在晚祷的时候再到教堂里去,在那里做一些祈祷,这样的祷词我会给你写下来,不做这些祈祷的话这件事情就得不到完成。之后,到晚间的时候,你必须回来重复再做我此前所描绘的这件事情。通过做这件事情,正如我在过去的时光之中所做的那样,我毫无疑问在你在抵达这次苦修的终点之前,你一定会(只要你以无比的虔诚加以实践的话)感觉到一种神奇的永恒至福之感。”
弗拉.普其奥说道,“这却并不是一件如何难以做到之事,所花费的时间同样也不是如何之长,或许非常容易地就可以做到这一切了;因此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下一个星期日就开始这样的实践。”说完,他就从他那儿辞别出来回到了家中,并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复述给了他的妻子听,告知她自己已经获得了这位修士的特别恩准来做这一切了。这位女士心里面非常明白这位修士的意图,之所以要吩咐她的丈夫坚持守斋,一直到清晨的时候都不可以动一下;因而,这个计划对她来说看起来再好不过了,她就回答说自己对这件事情感到非常高兴,而且对一切他所决定要做的诸如此类的一些对他的灵魂有好处的事情同样都是如此。她还保证说自己会跟他一同守斋,这样或许上帝也可以让这次苦修对他更加有利一些,但是她除此之外也就只能做到这个了。
就这样,他们两个在看法上达成了一致。当这个主日来临之时,弗拉.普其奥就开始了他的这次苦修,而这位胆大妄为的修士,此时已经跟这位女士达成了一致的协议计划,就几乎在每天晚上都来跟她一起吃吃喝喝,随身还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好吃好喝之物,之后就跟她一起上床寻欢作乐一直到晨祷早课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匆忙爬起身来急忙离去,而弗拉.普其奥也就回到床上睡觉去了。
现在,弗拉.普其奥选定为自己苦修之所的这个地方,紧邻着这位女士躺卧的这间卧室,两者之间只是隔着一层很薄的墙壁。一天晚上,这位可敬的修士跟这个女士之间互相腾跃动作的幅度也许是太猛烈了一些,以至在弗拉.普其奥觉来似乎整幢房屋的基础都在动摇着一般。这样,恰好此时他已经念诵了一百次“我们的天父”了,这个时候他就停止下来,一动不动地静听着,脱口问询他的妻子正在做什么。这位女士,由于天性之中是一个爱搞笑的人——这个时刻或许正在迎合着这位神圣之人的冲刺翻滚而波浪起伏,或者是正在紧握丝缰驾驭着圣人约翰.顾拜托那神圣的牡马呢——这时就随口回答了他一句,“哦,我亲爱的丈夫,我睡不着正在这儿翻过来掉过去烙烧饼,就是在翻过来掉过去烙烧饼没什么。”
“在做什么?”弗拉.普其奥说道。“翻过来掉过去,你是这么说吗?为了什么这么翻过来调过去?”
只听这位女士咯咯笑了起来(她是一位快乐的 ,当然了有许多发笑的理由)并且欣然回答他道:“为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吗?哎呀,我已经听到你说了一千遍了:‘要是你晚饭没有吃好的话,那你就会不停地烙烧饼到清晨。’”
弗拉.普其奥此时毫不怀疑她不能入睡的原因就是守斋了,这也就是她为什么要在床上翻过来调过去睡不着了;就这样,只听他平心静气地说道,“亲爱的妻子”,他说,“我告诉过你不要守斋你不听;可是既然你决定要这么做了,那你就安心地好好睡觉得了;为何要在床上这么骨碌过来骨碌过去的,闹得整幢房屋都不安宁。”
“你就不要瞎操心我了,”这位女士回答说。“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现在,你干好你自己的就得了,我会尽力干好我的事儿的。”
弗拉.普其奥,就这样,安下心来继续念诵他的“我们的天父”了;而在过了那天晚上之后这位胆大包天的教士以及这位女士,就在这座房屋之中另外一个地方安置了一张床,在那儿他们两个尽情地寻欢作乐,而弗拉.普其奥则在那儿矢志不渝地苦修。而就在这位修士刚刚脱身离去,这位女士回到自己的床上之际,没一会儿弗拉.普其奥就回来了,刚刚苦修到最后一刻;就是以这种方式这位老人一直在苦修着,而她的妻子也在抓紧时间跟这位修士尽情作乐,时不时地还开心地对他说道,“你已经安排好了让弗拉.普其奥进行苦修,不想我们两个却已经赢得了天堂之路。”的确作为这位女士来说,觉得自己得到了很好的迎合,非常欣赏这位教士的菜单,这是由于她很长时间以来都被自己的丈夫禁锢在有限的欲求之内,这样当弗拉.普其奥结束了他的苦修之后,她依然还在寻求各种各样的途径跟这位修士到别的一些地方去满足自己的胃口,当然是谨小慎微的了,每次都是很久乐在其中。
就这样,因而——为了确保我最后的这些话不会与最初的那些话失之偏颇——在这里我必须要最后交待一下,当弗拉.普其奥正在全心苦修之时,他认为的是自己本身是会赢得天堂,没想却把这位教士送往那里——就是这位教士最初给他指明了去往天堂的捷径——同样还有他自己的妻子,她跟他生活在一起却极度缺乏一种日用所需,就是邓恩.菲里斯作为一位仁慈之人,所能慷慨地提供给她的这种所需。

共 45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位虔诚于宗教信仰的老年人,却拥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这是他的光荣也是他的不幸,所有老夫少妻的家庭中存在的矛盾都在他们身上一一上演,而新结识的又有学识又英俊的年轻修道士就是他不幸的开始。这位道貌岸然的年轻修士为了达到自己与年轻妻子的苟且目的便以修道捷径为诱饵为一心修道的虔诚老修士套上了定时祈祷的枷锁,而他则可以在老修士被定时祈祷时与其妻子私会,当不洁的人在享受着 之乐的时候,这可怜的老修道士却用内心最深的虔诚向上天祈祷。这样的结果是不般配婚姻的悲哀,这则小说提醒世人:幸福的婚姻应该是以志趣相投,年纪相仿,目标相近为基础。【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92701】
1 楼 文友: 2011-09-26 20:54:40 幸福的婚姻应该是以志趣相投,年纪相仿,目标相近为基础,没有这样的基础即使生活在一起也会貌合神离,同床异梦更甚至会像故事中那样背叛和欺骗。问好作者。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孩子咽喉肿痛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子不爱吃饭缺什么
金银花露可以天天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