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津南信息网 > 体育

召神者 第330章 自己人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4:37

召神者 第330章 自己人

人嘛,吃饱了就想睡觉,这算是一种生物本能。可是荒山野岭不比旅馆驿站,众人打着饱嗝躺在树下,却又翻来覆去睡不着,就连耳边的虫鸣声,都好像变得越来越吵了。

片刻之后,齐有量不安地问:“苏泽,你说晚上会不会有野兽偷袭我们啊?”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齐刷刷地扭头看向正在用匕首在树干上掏洞的苏泽,而后者则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是觉得附近没什么危险的野兽,要是你们不放心,就召使魔守夜吧。”

“诶,你都说不危险了,我们再召唤使魔,岂不是很不给你面子?”齐有量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明天就要去找遗迹了,魂力还是能省则省吧……

就在苏泽成功地掏出了一个拇指粗细的小洞,并用自己的手指测量小洞深浅的时候,范浅问:“苏泽,书上说,只要有火,野兽就不敢靠近了,是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书上还说遇到棕熊就装死呢,差点没把老子害死。”苏泽从地上捡起一根细长的树枝,把粗的一头稍稍削尖,插进了树干上的小洞中,一边摇晃树枝确认稳固程度,一边回答:“飞蛾尚且知道扑火,豺狼虎豹还能比飞蛾更怕火么?我们的眼睛一到夜里就是半瞎,但是野兽的眼睛在夜里反而比在白天更清晰。点上火,火光不见得能吓跑它们,但至少能让我们看见它们,不至于在临死前连个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李莎莎一边听苏泽讲故事,一边看他捡起那四根吃不完的蜥蜴尾巴,并用绳子将它们吊在了那根细长的树枝上,正好在火堆上方一米左右的位置。然后她好奇地说:“我还以为你要给我们搭个小屋子呢,原来是烤肉啊!”

“这不是烤,是熏。”把肉挂牢之后,苏泽转身割掉了大树周围所有的新鲜灌木,并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扣在了火堆上,“绿叶遇明火会冒烟,被烟熏过的肉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以前村里的大人就是这么熏鱼的,不过我怕一晚上熏不透,所以把尾巴挂得比较低——被热烟烘一晚上,熏不透也该熟透了。”

忙完这些之后,苏泽贴着大树轻轻靠在了李莎莎身边,揉揉她怀里的球球,说:“我们明天就走,附近又没有猛兽,防御就是白费力气。内陆不比海边,自从离开村子,所有地方都是多晴少雨。昨晚刚下过一场大雨,近几天应该不会再下雨了,我们也不用担心被雨淋。所以还是早点睡吧,养足精神,明天早上睁眼就出发。”

对于苏泽的雷厉风行,在座众人也算了解深刻,但是看着被绿色灌木扣住之后,光线强度直降百分之九十的火堆,齐有量还是担惊受怕地说:“苏泽,不是我不信你啊,但是你看这荒郊野岭的,哪哪都是未知数,万一哪里窜出来一只大老虎呢?是你说的,火光至少可以让我们看到野兽,要不咱们再点一堆火?”

“火可以给人安全感,但光会影响睡眠。”苏泽摇头,倚着李莎莎合上了眼睛,“放心睡吧,比起火,野兽更讨厌烟。对它们来说,火是光的象征,而烟,是火灾的象征。”

第二天清晨,当李莎莎被第一缕阳光唤醒时,她怀里的球球还在酣睡,但她心仪的男人已经在轻手轻脚地收熏肉了。苏泽虽然嘴上严厉,但他心里知道齐有量等人没有吃过真正的苦,所以能让他们睡一会,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好了。

察觉到李莎莎那边的动静,苏泽小声问:“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李莎莎抱着球球凑到苏泽身边,揉着眼睛,麻酥酥地说:“昨晚睡得早嘛……”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期间李莎莎还把自己的饼子撕下几块喂给苏泽吃。

没过多久,刘小玲醒了、黄彤斜醒了、凡浅醒了,陈佳佳、王芳和林淑也相继伸了个懒腰。直到球球都打着大大的哈欠睁开了眼睛,苏泽才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齐有量踹醒,众人也终于踏上了寻(zuo)宝(si)之路。

没有藏宝图,苏泽却自有妙招。只见他召唤出曾吞下了“寻宝灵魂晶石”的腐朽精灵,赤果果地问:“黑水,遗迹兽在哪?”

黑水也不含糊,抖了几下就顺着昨天苏泽走过的路,慢慢拱进了森林。

确认了大方向之后,苏泽立马摆手召回了黑水,并率队向森林东边走去。半天之后,他们确实开始遇到一些小规模的魔兽群落,但数量却比第九遗迹外围的魔兽少了太多,无需苏泽出手,其他人就已经轻松解决了战斗。

不过,走着走着,苏泽也就想通了。渔村北面的魔兽森林原本就是一片无人问津的原始森林,魔兽们只怕已经在那里栖息了数百、数千、数万年之久,它们的族群数量自然庞大。而现在这片森林

召神者  第330章 自己人

,在变为遗迹之前,还是灰象城的召唤师们养家糊口的地方。刚刚休养生息了一个月,零零散散的魔兽自然难以应付苏泽这帮精英。

因为道路还算平整,所以苏泽连午饭的时间都没有留给大家,所有人饿了就啃饼子,硬是陪苏泽走了一整天。虽然这一天的行程仍然不及他的预期,但众人不喊苦不喊累的态度,倒是真对得起昨天下午的补休了。

苏泽看看天,估摸着再过一小时,太阳就要下山了。为了确保所有人的安全,他也不敢托大,当即回头说:“大家再坚持一下,找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就休息。”

“万岁……”听语气,齐有量已经累得连兴奋劲都拿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队伍最末端的陈佳佳突然惊呼一声:“唉呀!”

荒山野岭的,危险的绝不仅仅是魔兽。稍有不慎,一条小蛇、一只小虫都能随时要了人的性命!因此,听到身后的叫声,苏泽立马转身冲了过去,正好看见陈佳佳从草丛里爬了起来,然后看着身后嘀咕道:“什么东西绊了我一跤……”

“同学,有人受伤了吗?”听见陈佳佳的叫声,不远处的丛林里冒出两个少年,一边朝苏泽九人走来,一边担心地问:“你们没事吧?我们的山洞就在前面,走走走,我带你们过去休息一下。”

不等两人靠近,苏泽就举起了手中的匕首,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自己人。”

听到这话,那两名少年先是微微一愣,然后轻松地笑道:“你们可以呀,第二天就凑齐了这么多人,我们俩还是今天早上刚碰见的。”

苏泽点点头,一边朝两人走去,一边问:“前面真的有山洞吗?我包里有熏肉,晚上炖一锅,大家好好吃一顿。”

听到“熏肉”二字,两名少年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同时回头朝东南方向一指,“就在那咯!”

看着两人的尸体,苏泽应道:“谢谢,我们今晚就住那里。”

滨州妇科医院
锦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铁岭治疗阴道炎费用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费用高么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在线问答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