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津南信息网 > 星座

玉羽仙妖 第五十四章 九重天上的对峙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2:43

玉羽仙妖 第五十四章 九重天上的对峙

九色玲珑珠上方现出一团黑气,黑气乍然现出,天帝剑眉微蹙轻斥道“你出来作甚?回去!”

“她已今非昔比,你有把握可以全身而退?”原本洪亮的声音,如今变得如此虚弱,折叠出去的声波似断了线般虚弱无力,发出声音的便是那黑气之内的老者。

“哼,已然伤的这么重,那样没用还跑出来逞强做什么。你这是要丢我帝皇宫的颜面吗?”天帝字字结冰的道

老者舒朗一笑“你又好到哪儿去!”

“朕,是天界至尊!哪儿需要你这老妖怪操心!”说着一甩袍袖,负手立于龙椅之前。

老人嘶哑的一笑,声音难听至极“是啦,老人家是不中用了,还请天帝陛下记得,终究是你欠了玉羽一族的!”话毕已隐身在玲珑珠之内,黑色光晕闪了几闪同时陨灭。

“朕先收了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羽妖,再来收拾你!”话毕一抹金光已到了香炉近前。

玲珑珠内发出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这声音折叠着自帝皇宫的每个角落流连,伴随着袅袅而起的烟气,飞出帝皇宫外部。

烟萝成功抵达帝皇宫,自从三十三游魂合一之后,她从不知自己有怎样的力量,只是从前只能在三界六道的相思魔豆加上绛珠仙草的魔力也不过一个能在天界穿梭,一个在冥界,各界之间不能相互连同。

可她现在居然可以随着意念随时穿越到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

在妖界之时只觉得心内的哀伤与忿恨让她体内激起一股强大的热力,这股力量常常使她处于时空的状态,随之被莫名之力带着进入九重天居然半点儿阻碍都没有。

短暂的时空穿梭里她想了许多,这一次她定然要好好问问天帝,为何那般狠心将玉羽一族置于死地。

帝皇宫内安静的有些诡异,烟萝一身青紫色的战袍,出现在氤氲的烟气里。

右手执着紫光宝剑,剑身现出凛冽的杀意,烟萝一步一步的走向天帝。

天帝正在饮着一杯茶,见到烟萝现身只是轻轻叩击茶盖儿。一双虎目望着浑身散着杀气的烟萝。

“烟萝子!你是来杀朕的?”天帝说着拿起茶碗轻轻吹了下水面。

烟萝抬起右手将紫光剑高高抬起,朝前觉着,剑光寒凉,丝丝凉意自剑尖儿流泻而出。

天帝不为所动。连眉头都未动一下“就凭你?”声音很轻,却似自烟萝耳畔响起一般。

烟萝猛然回头,天帝模糊的脸孔突然消失“你不配做朕的对手!”那声音又自右侧肩膀处响起,烟萝再将头扭了过去,同时右手的剑气刺向发声处。

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倒是将个正在散着龙涎香的香炉劈个粉碎。

那凛冽的香气顿时散在空寂的大殿上。烟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

“啧啧啧!就这么点儿本事,也配与朕斗!”

烟萝收起紫光剑。站在天帝的对面“天帝陛下,你曾说这天下都是您的,那三界六道的子民都是你的子民,那烟萝倒是不懂了,你为何要毁了玉羽一族,又为何要对玉羽一族的先祖动手!”

天帝将手中茶盖重重叩在杯子上,发出瓷器粉碎的声响。

“烟萝子,你就如朕手中的茶碗!”

“烟萝明白。陛下若不高兴了随时可以让烟萝陨灭,可是陛下。你试图掩藏的真相,真的能够完结在此吗?”烟萝停了下来。

“烟萝子早已不是只会在九天之上轻歌曼舞的羽妖!”

“哦?”天帝饶有兴味的上下打量她,随后缓缓起身,带起头顶的流苏叮当作响“朕想起来了,你的确不是一只小妖而已!”话毕一团金光突然到了烟萝面前

一张钳子般坚硬的手掌扼住烟萝的手“你是朕的钦点的羽仙!”

烟萝试图甩开天帝的桎梏,可她似被人施用了定身术,一时间不能分身,天帝另外一只手掌自烟萝细嫩的脸颊上摩挲了几下

“若是朕没记错,这个时辰你该呆在净水与子逸联姻才对!现在你却带着凶器闯进朕的寝殿说要杀朕!小妖,谁给你的胆量!”话毕长手一带已将烟萝圈在自己怀中

浓烈的龙涎香近在咫尺的呼吸。烟萝恼怒的侧开脸,天帝的手指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像!真是太像了!难怪朕对着你时总会有种错觉!”

“不只是容颜相近,便是性情也近似几分!若不然你觉得自己能活这么久吗?”

“陛下说的冠冕堂皇,说到底您还不是为了达到自身的目的。否则你岂会对玉羽一族手下留情!”

“你懂什么?那是他们逼得,都是他们逼得知道吗?”天帝的情绪有些微的失控

,他强行带着烟萝来到龙椅之上“你看这里的所有,都是朕一点儿一点儿守护得来的,不管是谁想要破坏朕的一切,朕绝不轻恕!”

“当年明明是你对玉羽一族下了黑手。天帝陛下,这件事你还想狡辩吗?”

天帝松开烟萝,烟萝趁机自他怀中滑了出去

一柄杀气满溢的光剑已抵在天帝心口处。

“你以为真的能杀的了朕?”天帝笑的很是诡异,烟萝眼眸散着深紫色的光,重重朝天帝的心口处刺了过去

一抹金光爆现将烟萝震的飞出去老远,重重摔在地上。

天帝随之到了她的面前,金光罩了下,烟萝的前胸处一柄光剑没入阎罗殿胸口

烟萝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光剑吸走了一般

意识渐渐模糊,眼前的天帝已变作无数个晃动的人影。

后背重重的摔在冰冷的石板上,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她似乎看到一片明黄色的光正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很冷,自骨缝之内散出来的冷,将她寸寸冻结。

“你,你居然真的杀了她!”苍老嘶哑的声响自身后响起。

天帝转身朝身后人看过去,唇角处露出一抹笑来“这只妖孽早该寂灭,朕由着她世世轮回,不知过了多少世,今日朕倒要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能够寂灭!”

“没救了!”老者摇了摇头,一抹金光环绕在烟萝身上,烟萝的身体被光芒带的离开地面。

只离开半米又跌落下来。老人跌倒在地上不住咳嗽

“已经如此不济了,还想要救人,老东西你难道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吗?”天帝坐回龙椅上,再次换了盏茶,轻轻吹开浮在水面的褐色叶片。

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好苦!”

“天帝陛下,你是不能杀掉这只羽妖的!”

“这是为何?”

“朕不但要杀了她还要让她形神俱灭!”话毕一抹金光自掌心化出,重重击向烟萝的身体

老人要去救护已然来不及。

各色光芒自半空中爆裂开来。烟萝的身体早已消失不见。

光影深处一抹人影现了出来,纷纷零落的的尘埃里共工那张霸气的脸孔再次现了形。

“共工!”天帝惊得半响未说出一个字来。

倒是倾天冕缓步站了起来,走到共工的面前,气息微弱的道“多少年了,我总想着有一日能见到你,亲自向你谢罪!”

“老东西你做什么?”天帝咆哮着道

老者冲着共工鞠躬道“一念成魔,当年之事,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伤了玉羽的族人,后期的种种皆因我的一时贪念造成大祸,对于玉羽一族的覆灭和烟萝子今生的所有的坎坷都是我一人所为,我认了!今日你我既能相见,也是天道轮回,你若向我讨回公道我无话可说,只有一样,这些并不是天帝陛下的错,他的错只在于执念太重,受了魔君的诱惑,可这三界六道的阴阳平衡不能被打破,一旦被打破,那魔君出世就再也不能控制了,共工大神,老儿知道你是上古战神,老儿不乞求你的原谅,只期望你把所有的罪责都归到老儿身上即可!”

“闭嘴,朕不许你说了!”

共工抱住肩膀站在老人面前沉默着听着老者说完,对于天帝的叫嚣只是皱了皱眉头

“这些年我一直半梦半醒,不知道今昔何夕,脑海中只有一个目标便是寻找灵姬,若说与天帝有什么恨意,倒也没有直接的恩怨,可我的女儿―月城的丫丫,也就是你们说的羽妖烟萝子,她的所有痛苦全都来源于这个冷酷的天庭对吧!”

“不!”倾天冕一声惊呼,整座帝皇宫似被一团金光环绕期内,天崩地裂的声响不断传来,三界六道间的结界便要破除。

妖界

伏魔山再次震荡起来,大地寸寸龟裂,夜麒暗道不好,匆忙间将所有小妖带进密室,只觉得不断有飞沙走石撞击妖界的密室,大片尘埃落了下来,一时间密室之内鬼哭狼嚎,蝶妖不安的拉住他的手“会不会羽妖那里出了岔子!”

夜麒抬头望了眼跌落的尘埃一语不发。蝶妖带着哭音道“若是魔君因此出世,第一个毁灭的便是整个妖界!”

夜麒讲一个轻吻落在她的唇上“别怕,若是一切成真,我们一起赴死!”

天界帝皇宫外

墨瞳抵达帝皇宫之时正赶上内里天崩地裂,众天兵想要靠近,却半点儿也不能。

众仙正在烦恼之际,太上老君现身对众仙道“众位仙友莫要惊惶,本道已算过,此次有惊无险,请各位打坐以守护整个天界,天界稳定了,三界六道才能安稳。

众仙纷纷点头,众人一心聚气成一层结界。

闻讯赶来的各路妖邪触到结界便消失殆尽,一时间天崩地裂之势稍稍缓解。

墨瞳祭出红绳化身一抹红光飞入正殿之内。(未完待续。)

武威男科
池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丽水治疗宫颈炎费用
武威男科医院
池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