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津南信息网 > 历史

电煤涨价致发电量负增长 电厂求变央企借机整合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1:13

电煤涨价发电量负增长

编者按:煤电顶牛似乎一时仍然没有解决办法:煤炭企业可以限产保价,电力企业却受制于终端限价以及“保发电”的社会责任。由于难以平衡双方利益,国家发改委的协调计划注定难以出台。如今,情况似乎开始出现了变化,在煤炭价格高企,发电量负增长之际,有实力的地方电厂成为煤炭企业争取的对象,而生存困难的地方电厂则成为电力央企整合的对象。

经济危机正在为央企创造并购的最佳机遇,电厂行业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即将到来的夏季用电高峰,来自国家电网公司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全国发电量2747.63亿千瓦时,同比减少3.55%。除水电外,火电、核电的发电量同比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在发电量继续下降,电煤价格持续高涨之际,一连串打击开始让地方电厂无力为继。

而据记者了解,五大电力集团正在试图将这些无力生存的地方电厂收入囊中。

地方电厂的生存难题

“由于经济复苏仍存不确定性,今年第一季度,下属鲁北发电公司的发电量和去年同比负增长,利用小时数也一直在降。”山东鲁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秘田玉新告诉记者,5月4日,鲁北被扣上“ST”(600727.SH)的帽子。

以往每年5月进入用电高峰在今年并未如期来到,这种焦虑正在全国的地方性电厂中蔓延。而地方电厂发电量持续的下跌加深了这种焦虑。4月28日,发改委发布的《电力行业分析报告》表示,我国轻、重工业用电出现逐步回暖的基础还很不稳固。“以往每年冬天几乎都要强行拉闸限电,今年就不好说了。”国家发改委能源所副所长韩文科说。

在鲁北电厂,5台9.8万千瓦发电机组已经关停。“不少企业既拿不到银行贷款,还贷压力也很大,旧债没还上,新债再借就难了。”韩文科说。

而缺煤是造成地方电厂开机率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内蒙某发电企业的老总董良玉告诉记者,在目前的困难局面下,企业已经开始进行技术改造。“我们要将原本烧5000大卡电煤的锅炉改成能烧3700大卡电煤的锅炉。”董良玉说,算下来,尽管此次技术改造投资需要500万元左右,但还是划算。“一吨3700大卡的电煤每吨135元,而5000大卡的电煤目前看来每吨至少530元,我们投资500万元做技改的钱只相当于一船5000大卡电煤价格的三分之一。”

本报记者了解到,虽然这种技改能节省不少成本,但大多数发电企业的锅炉都是按照5000大卡设计的,这种改造也会影响发电企业的生产效率,由于用煤的热量减少了,耗量还会增加,而且发电企业的制粉系统是不能改造的。董良玉坦言,这种改造实际上也是权益之计。

“我们也上了脱硫项目,这样我们能节省不少燃料,马上进入用电高峰了,我们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也要保证正常的用电量。”上海电力负责燃料采购的一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该人士也向记者证实,现阶段,很多发电企业都在进行技改,同样的目的就是为了节约成本。

在该人士看来,煤电“胶着”对他们十分不利。

据悉,神华已率先将电煤价涨到540元/吨。这意味着,煤电顶牛中,神华已率先打破僵局,成功使电煤价涨到预期价位。而鲁北电厂的燃煤恰恰以神华公司神府东胜煤为主。

“五大发电集团尽管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他们的资金实力和承受能力要比我们强得多。我们这些企业就不同了,发得多,亏得越多。”田玉新说。

加速收购地方电厂

“危机是行业整合的最好机会,国资委也已经明确提出,由于老、小、自备电厂较多,市场集中度很低,应该进行整合以提高行业集中度。”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

韩文科也对此深表赞同,“如果能让这些电厂得到较好的保值增值,这对资金、技术都不具备优势的地方电力企业应该算是一个出路。”

银行也嫌贫爱富,尽管电力行业全盘亏损,但五大电力集团凭借多年的信用度,正成为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青睐的对象。“上个月,华能刚刚获得中国银行6.8亿元的并购贷款,这是我国银行业针对电力行业发放的首笔并购贷款。”韩文科说。

虽然6.8亿元贷款的并购对象十分神秘,但并不排除华能将部分资金用于收购鲁能泰山。鲁能泰山这家公司在2008年净利润亏损3.12亿元,却一度成为大唐、国电几家公司争执不下的对象。据鲁能泰山董秘初军对记者透露,鲁能泰山拟将其持有的鲁能泰山电缆电器公司56.53%的股权转让给华能山东公司,不排除未来有资产注入等重组方案的出台。

大唐则看中了同样位于山东的鲁北发电。“鲁北在山东的资源、地理优势,成为大唐进入山东电力板块的踏板。”大唐山东分公司副总经理邓贤东告诉记者,“双方都有这个意向,所以很快达成协议,双方将共同出资37亿元成立一个新公司,大唐占70%股份,鲁北占30%股份。”

在邓贤东看来,这将成为地方电力企业翻身的机会。“规模化经营的大型发电集团更能以规模优势获得相对更低的电煤价格,相应的发电成本也可能降得更低。”

公开的信息显示,目前,其他几大电力集团企业也不约而同地采取了这一战略:国电电力)收购了宁夏英力特、华电收购了河北华瑞、中电投收购了贵州金元集团,收购范围也由东部地区扩大至西部地区。

资金压力不是问题

在林伯强看来,在目前发电全行业亏损的背景下,重组并购是最好的选择。“这个时候,市场价格远远低于经济高涨时期的市场价格。”林伯强所称的“这个时候”就是经济衰退期带来的当前形势。

“央企创造了并购、打通产业链的最佳机会,如果还用投建新项目的方式来发展,不大可取,毕竟并购目标企业比起新建还是便宜,对公司现金流影响也不大,并且能更快取得目标企业的生产、销售、开发等方面的资源,减少竞争对手,提高市场占有率。”林伯强说。

不过入主地方电厂,大型发电企业普遍面临着这样一个窘境:这些企业负债率往往较高,以鲁能泰山为例,上市十几年以来,一直是处于微利或者亏损的状态,2008年亏损近4亿元。

“我们不会只看眼前利益,”华能证券业务代表贾文心对记者表示,现在五大发电集团都在竞争做大规模,“即便该部分资产亏损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能否拿到这部分资产,只要拿到后对其有效管理,用最科学的方法对现有的生产能力进行重组,着眼于未来,那就是好资产。”(本报记者周丽敏对此文亦有贡献)

资阳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浙江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厦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资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浙江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